行業動態

走出一條符合中國國情和市場需求的工業互聯網之路

28/10.2019中国路面機械网

十年前,作爲日本小松挖掘機銷售代理的天遠科技公司,“私自”將挖掘機發動機的保修時間由當時行業內最高標准的3000小時提高到1萬小時。沒想到,當年天遠科技共賣出一千多台挖掘機。“每台挖掘機加價兩萬,依然大受歡迎。”采訪中,天遠科技董事長韓曉明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秘密就在于兩個字——數據。

彼时,天远科技在每台挖掘機上安装了一套远程监控运行的设备,随后发现,监控设备回传的数据才是真正的“金矿”:小松挖掘機在工作時長達到1萬小時的時候,發動機停機率不到5%,正規保養甚至可提高到3%。因此,天远科技大胆提出了将挖掘機发动机延长保修至1萬小時的銷售方案,並大獲成功。

如今,通过工程機械“大数据地图”监控分析,天远科技从一个普通的销售代理商,转型为一家提供数据服务的高科技企业。其华丽转身的背后,正是工业互联网所迸发出的巨大能量。

作爲近年來工業領域最火爆的詞彙之一,工業互聯網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工業經濟深度融合的全新工業生態、關鍵基礎設施和新型應用模式,核心是通過人、機、物的全面互聯,實現全要素、全産業鏈、全價值鏈的全面連接,進而推動形成全新的工業生産制造和服務體系。

“不僅能推動傳統工業轉型升級,讓各種資源更加優化配置,提升工業經濟效益;而且能加快新興産業培育,催生智能化生産、網絡化協同、服務化延伸、個性化定制等諸多新業態。”賽迪研究院工業互聯網首席研究員袁曉慶談到,工業互聯網能在很大程度上破解當前工業發展面臨的諸多困難與瓶頸,被視爲支撐全球新一輪産業變革的關鍵基礎,已成爲未來全球制造業競爭的新高地。

中國作爲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長期以來一直飽受工業“大而不強”“全而不優”的困擾。工業互聯網無疑爲中國實現工業升級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遇。尤其是制造大國和網絡大國雙重身份的加持,讓中國發展工業互聯網具備良好的産業基礎和巨大的市場需求。

10月18日,2019工業互聯網全球峰會在遼甯沈陽召開。當前,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加速發展,工業互聯網技術不斷突破,爲各國經濟創新發展注入了新動能,也爲促進全球産業融合發展提供了新機遇。中國高度重視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正在同國際社會一道,持續提升工業互聯網創新能力,推動工業化與信息化在更廣範圍、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實現融合發展。

讓工業變得更“聰明”

GE昨天還是一家制造業公司,一覺醒來已經成爲一家軟件和數據公司了。”這是通用電氣(GE)前任掌門人傑夫·伊梅爾在2012年說過的一句名言。

作爲世界工業巨擘,GE大幅度转型,是因为他们注意到一个现象:任何机器设备都有一定的物理极限,不论怎么挖掘機器设备的性能潜力,总会存在“天花板”。可是,如果将各种机器设备纳入一个高效畅通的信息网络,机器之间有了信息交互能力,不仅可以大幅优化运营效率,而且能完成许多单个机器设备无法完成的任务。

對此,有人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這就好比人腦中的神經細胞,每個細胞體單獨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但數量巨大的細胞體和神經纖維,構建起了一個複雜高效的神經元系統,細胞體之間有了複雜的交互性,就能賦予人腦強大智能。

這正是GE2012年率先提出“工業互聯網”這一概念的動因。

對于這個新名詞的實質,傑夫·伊梅爾給出的解釋簡單明了:“就是從機器上捕獲數據,並將有價值的思想反饋給客戶。”

什麽是“有價值的思想”?韩晓明认为,最直接的一点便是能提升效率。他以自身实践谈到,工程機械制造厂商早期在产品设计阶段的通常做法是一个个拜访客户,进行问卷调研以及客户回访,需要耗费较长的周期与成本,而且信息未必准确。“如今,通过工业互联网的数据分析,可以快速准确地发现哪些部件容易出问题,客户有哪些习惯性操作,有哪些功能华而不实,据此来支持产品功能改进和创新。”

“工業互聯網是制造業數字化的神經系統,能讓工業變得更‘聰明’。”在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工業互聯網與物聯網研究所所長金鍵看來,傳統制造業多數是大量的生産裝備和控制系統,就好比人的骨骼和肌肉,很強健、有力量,但並不一定很聰明。

他談到,從企業角度來看,工業互聯網就像現代工業的智能助手,企業通過工業互聯網平台提供的數據分析,能更精准高效地了解工業研發設計、生産制造、經營管理等領域的知識,從而開啓一場全新的工業革命,並帶來經濟效益的指數級增長。

GE曾在一份題爲《工業互聯網:突破智慧與機器的界限》的報告裏算了一筆賬:利用工業互聯網,僅僅在鐵路、航空、醫療、電力、石油天然氣這五個領域做出1%的效率提升,就可以實現數千億美元的增長。

對于金融危機後努力尋找新方向的全球制造業而言,這不啻爲一針“興奮劑”。而隨著數字經濟浪潮席卷全球,以互聯網爲代表的信息通信技術的發展極大改變世界的生産生活方式,大數據、雲計算等與傳統制造業的交彙融合,也讓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前景一片光明。

因此,盡管是新生事物,但工業互聯網在誕生之後迅速成爲各國重塑制造業競爭優勢的重點領域。美國、德國、日本等主要工業國均從政策支持、經費資助、企業實踐等多維度持續深化工業互聯網發展。短短幾年時間,國際上已經有超過150家企業推出了工業互聯網平台。

“工業互聯網一頭連著制造,一頭連著網絡,既通過技術創新促進了生産力的發展,又通過模式創新豐富和重塑了生産關系,自然成爲各國爭相投入、不容有失的共同選擇。”金鍵表示。

中國緊抓機遇占先機

盡管天遠科技名不見經傳,但讓韓曉明感到驕傲的是,在與多家世界500強國外巨頭合作時,他從來不用“低三下四”。

“不但平起平坐,反而非常尊重我們。”韓曉明解釋道,這既是由于天遠科技在工業互聯網領域深耕多年有不少“獨門秘術”,更是因爲背靠中國大市場這一得天獨厚的優勢。
韓曉明告訴本刊記者,早在2007年,我国就规定每一台在市场上销售的挖掘機都需要安装GPS數據盒子,可以將機器的運行時間、主泵壓力、發動機水溫、機油壓力、燃油消耗、液壓油溫度等參數實時上傳至監控中心。而直到今天,類似裝置在日本、美國等國仍屬于選裝。

考虑到目前全世界挖掘機保有量不到400萬台,而中國就占有約140万台这一现实,显而易见的是,在挖掘機运行数据方面,中国具有绝对的话语权。

“目前,我们负责运行的挖掘機超过了27萬台,這意味著國內所有安裝GPS数据盒子的挖掘機当中,有约四分之一的运行数据掌握在我们手里。”韩晓明直言,这是天远在与国外巨头合作时敢于理直气壮的底气所在。

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國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基礎和優勢。

我國既是制造大國,又是網絡大國,擁有全球門類最齊全、體系最完備、規模最大的制造業以及創新活躍的互聯網産業,在工業互聯網統籌推進、融合創新方面具備更廣泛的基礎。

一方面,我國有著數量衆多的工業企業主體,且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發展的需求迫切,意味著即使在細分領域工業互聯網也容易突破起始規模(或最小經濟規模)的制約,從而爲新模式新業態快速發展壯大提供必需的市場土壤,實現市場需求牽引下的良性發展。

另一方面,國內市場空間廣闊、應用場景豐富,能爲工業互聯網各類探索實踐提供試驗驗證環境,具備更爲有利的催生和孕育新模式新業態的條件。

得益于這些有利條件,近年來,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不斷加快,已廣泛應用于石油石化、鋼鐵冶金、家電服裝、機械、能源等行業,網絡化的協同,服務型的制造,個性化的定制等新模式、新業態在蓬勃興起。

目前,國內具有一定行業和區域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台總數超過了50家,重點平台平均連接的設備數量達到了60萬台。工業互聯網産業聯盟成員數量突破了1000家。

在今年初召開的2019工業互聯網峰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陳肇雄透露,根據相關測算,2019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産業規模將達到4800億元,爲國民經濟帶來近2萬億元的增長。

采訪中,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高級工程師肖榮美談到,全球工業互聯網整體上仍處于發展初級階段。盡管歐美發達國家在理念倡導和産業探索上起步稍早,但尚未在技術、標准、應用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和顛覆性創新成果,世界範圍內技術和産業格局都還未成型,市場尚在培育,戰略機遇期還將持續較長時間,這爲我國參與全球標准和規則制定、加速技術和産業追趕乃至引領發展方向提供了寶貴機會。

6月6日,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式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了5G商用牌照。在業內人士看來,這爲中國工業互聯網發展創造了更加有利的條件。

5G的高速率、低時延、海量連接等優勢特性能夠更好滿足工業互聯網的網絡需求,顯著增強工業互聯網産業供給能力,爲工業互聯網跨越發展提供堅實的技術保障。”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表示。

行穩方能致遠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正當全球工業互聯網發展方興未艾之時,作爲倡導者的GE,卻在2018年出售了其數字資産業務,其中就包括全球首個工業互聯網平台——Predix。雖然此舉並不意味著GE要完全退出工業互聯網舞台,但其相關業務發展遭遇重大挫折卻是不爭的事實。

“這充分說明了發展工業互聯網面臨的挑戰。”采訪中,肖榮美告誡,工業互聯網是一項前沿性、綜合性、高度複雜的系統工程,面臨多産業、多學科、多領域的跨界融合創新,對企業和産業的綜合能力要求極高,需要政府引導、業界深耕、資本澆灌,其建設和發展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會是一場持久戰和攻堅戰。

在消費互聯網領域,中國的成就有目共睹,但在中國工程院院士邬賀铨看來,二者的差異很大,“工業互聯網面向的企業都是個性化的,標准化難度大,消費互聯網共性強,易于標准化;工業互聯網涉及設備多種多樣,業務鏈條長、模型複雜,消費互聯網終端簡單,易于普及、升級;此外,工業互聯網對響應速度、可靠性、安全性、資本的要求都更加苛刻。”

事實上,盡管我國工業互聯網取得了初步進展和明顯成效,也具備進一步加快創新發展步伐重大機遇,但與發達國家總體水平相比,仍面臨著産業基礎薄弱、企業引領能力不強、融合創新能力不高、安全風險防護能力不足等艱巨挑戰。

采訪中,記者能深刻感受到業界的一個共識,即工業互聯網的健康發展不僅需要龍頭企業引領,更加需要政府、企業、聯盟、科研院所等多方力量協同,科技、産業、金融等各領域融通。

“工業互聯網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現在進入了快速成長期,需要我們給予充分的耐心和關懷。”金鍵表示,尤其是對政府而言,需要做好頂層設計,充分利用我國優勢,讓工業互聯網安全、有序且充滿活力地發展。

近年來,國務院、工信部先後出台一系列相關文件:《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工業互聯網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及推廣指南》……在他看來,這一系列指導性文件的出台,將成爲我國工業互聯網實現健康發展的重要引領。

“對企業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適當的發展路徑和模式。”韓曉明談到,近年來,我國工業互聯網大有“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之勢,各種工業互聯網平台和工業APP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讓人目不暇接,這其中不乏跟風和炒作成分。

“只有找到適合中國國情和符合市場需求的路徑,中國工業互聯網才能行穩致遠。”他說。
上一篇:中日打響高鐵戰爭 日本拿下泰國120億大單 下一篇:已經是最後一篇了